夹缝中的版权“卖水人”森宇股份

大家能在视频网站上看到《小猪佩奇》、《新白娘子传奇》、《炊事班的故事》,全靠森宇股份等公司“卖水”有功。

作为版权分销商,它们向版权方批量采购,然后打包卖给视频平台,极大地提高了行业的运行效率。靠着视频版权“卖水人”的角色,森宇股份去年凭借不到5个亿的营业收入净赚1.58亿元。

然而,版权瓶颈与平台危机导致的增长问题;公司与直接竞争对手捷成股份因版权层次导致的经营效率差距;以及原创始人套现出走、卖身光一科技失败等不光彩的往事,还是为森宇股份的上市之路,蒙上了一层阴影。

近日,上海森宇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森宇股份”)披露IPO招股书,冲击深交所主板上市。这家公司最大的看点,是持有汪汪队、小猪佩奇等知名IP的数字版权。

森宇股份主要从事动漫、电视剧、电影等视频节目的新媒体数字版权分销,以及新媒体数字内容服务。

在以优爱腾芒为首的长视频平台的崛起过程中,优质内容对用户的持续吸引力,功不可没。

早期,平台们可能都是自己向版权方购买内容。不过,这种模式,无论对平台方还是版权方来说,都存在高成本、低收益的问题。

后来,诞生了像森宇股份这样的中间方。它们找版权方批量收购数字版权,然后打包卖给平台方,提升了行业的整体运行效率。

截至2022年底,森宇股份已经积累了6.51万小时的视频节目储备,包括动漫《汪汪队立大功》、《小猪佩奇》、《海绵宝宝》、《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等,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神雕侠侣》、《笑傲江湖》、《大汉天子》、《宰相刘罗锅》、《炊事班的故事》等,电影《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廉政风云》、《哆啦 A 梦:伴我同行》等。

森宇股份的客户,主要是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芒果TV等长视频平台。其实,从公司的客户名单,也能一窥视频行业变迁:早年,暴风集团和乐视网都是公司的大客户;它们消失之后,小米补位;2022年,小米也从公司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南方新媒体(300770.SZ)占据了优爱腾芒之外的那个位置。

这种简单直接、一本万利的商业模式,近年也遭遇了增长瓶颈。2020年-2022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61亿元、4.95亿元、4.91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970.35万元、1.66亿元、1.58亿元。

去年以来的增长危机,主要是两大原因造成的。新的数字版权获取上,已经没有太大增长空间了;2020年底-2022年底,公司视频节目储备时长分别达到6.09万小时、6.16万小时和6.51万小时,增长幅度较小。

另外,近年来,长视频平台遭遇短视频的冲击,商业模式遭遇严重挑战,也影响了生态内所有企业的发展状态。

森宇股份的商业模式,其实算不上多新奇。在这个极度细分的行业内,华视网聚比公司后入行3年,却已经在业务规模和企业进程上处处领先。

2013年底成立后,华视网聚在2015年被上市公司捷成股份(300182.SZ)收购,实现借壳上市。

尽管捷成股份旗下视频节目储备时长仅有5万余小时,但旗下影视版权运营及服务板块2022年收入高达36.95亿元,增长近两成;带动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83%至39.07亿元,归母净利润5.21亿元,同比增长20.66%,扣非净利润更是同比增长近八成。

捷成股份数字版权总量不如森宇股份,却能获得更高的收益,恐怕与两家公司的版权质量有关。

森宇股份的数字版权,多为剧集,总量庞大、价值有限;捷成股份旗下多为电影版权,且很多都是近年大热的作品,包括《长津湖》、《长津湖之水门桥》、《独行月球》、《这个杀手不太冷静》、《人生大事》、《奇迹•笨小孩》、《误杀 2》等,总时长不够突出,吸金能力却更强。

捷成股份和森宇股份都有不断扩充数字版权的规划,不过,这个本质上为中介的收租业务,度过成长期后,不会有太大的增长空间。

捷成股份将业务拓展的重点,放到了影视内容制作上。毕竟,做数字版权运营,天然地就具备涉足内容的优势。投资影视内容,还可以反哺数字版权运营。

2022年,这家公司推出了《烈马争锋上海滩》、《罚罪》等多部作品,大多为网络平台播出,影响力有限。

森宇股份也曾涉足影视投资业务。不过,此前项目失利引发的业绩波动,以及《南烟斋笔录》的遇阻,让公司近几年淡化了这一业务的存在。

2018年,公司投资刘亦菲主演的《南烟斋笔录》,以2900万元获得5%的份额。1年之后,这部剧集完成制作,但因为男二号的不当言论,至今未能发行,森宇股份不得已于2020年计提2900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

这几年,森宇股份不断做减法,为数不多的新业务,是在版权分销之外,开辟了新媒体数字内容服务业务,为数字电视运营商和电信运营商提供内容策划、宣传和推广等服务。当你打开数字电视,平台推荐的各类专题,很多都是森宇股份这类公司推出的。实际上,这项业务其实并非创新,也只是为了更好地销售数字版权而已。

2010年公司前身森宇有限成立时,自然人崔惠玲、刘建春分别持股60%和40%。刘建春是陈志永的姐夫,崔惠玲与陈志永的关系不详,只知道,前几年陈志永与崔惠玲同为森宇的实际控制人。

2015年初,刘建春将所持股份转让给陈志永。之后,公司股改,陈志永和崔惠玲分别持股44.78%和40.22%,刘建春持股1.20%。

2017年5月,公司开始在新三板挂牌,简称“森宇文化”,证券代码871565.OC。

然而,2018年3月,光一科技(300356.SZ)便准备收购森宇科技,作价10.5亿元,增值率605%。最终,拉扯1年之后,这笔交易告吹,光一科技挣扎数年,目前已退市。

重组计划公布后几个月,森宇文化因为未能按期披露2017年报,公司及董事长陈志永被股权系统采取责令改正的自律监管措施。

卖身计划失败后,公司的创始人们便着手套现。2020年11月和12月,崔惠玲分两次转让公司股份,套现4300万元;2021年9月,崔惠玲、陈志永、刘建春分别转让公司股份套现5253万元、2700万元、300万元。通过这几次转让,森宇股份引入达晨财智、麟毅资产等外部股东。

目前,陈志永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合计控制公司62.30%的股份;崔惠玲套现近亿元后,不再持有公司股份;刘建春的持股比例也降至0.82%。

除此之外,在盈利相对丰厚的背景下,最近3年,森宇股份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500万元、2250万元、2250万元。

从2017年新三板挂牌进入公众视野后,森宇股份业绩波动、人事变动频繁、创始人套现退出、不合规问题也偶有发生,跌跌撞撞,终于在2023年走到了深交所门前。

影视行业寒冬未过,长视频遭遇釜底抽薪,还有直接竞争对手捷成股份的“伤害性对比”,森宇股份能否顺利登陆深交所?“前科”历历在目,上市之后的森宇股份,能否持续稳定地为市场创造价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F1赛车都在用的胜牌机油怎么样?用车一年后我学到了哪些用车知识?
Next post 美国热播电视剧推荐《罗马》呈现精致与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