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文分享:温格对我们这一代人的意义

Lewis Ambrose 回顾这段枪迷生涯只有一个教练—阿尔塞纳温格的日子

我认为一个人20多岁的时候会和你的同龄人一样感觉到自己的观点、经历、看法并不能够被很好地代表。

虽然对温格的阿森纳时代充满敬意,我们有时候又对它有点遗忘。有时是这样的,有时又不是。我们年龄已经很大,大到忘了他早期的成功。对于我们中的很多人,温格最初的十年,尤其英超在全球风靡的时候,是我们成为球迷的原因。我们年龄足够大,大到可以去评价他做的是多么好。而我们又如此缺乏人生经验,我们没法去衡量与他,以及他的阿森纳的关系。

我不想为整整一代人发声,没有人可以这样,但我可以为自己发声。我想我对温格阿森纳生涯的看法和对他的惜别会与那些与我同龄的枪迷产生共鸣。

对于我们中的很多人,阿尔塞纳温格和阿森纳是不可分割的。他俩很快要分道扬镳,各走各路,尽管这些路是相互影响走出的。我知道,上周五是不远的将来总会到来的日子,但也是我没有做好准备迎接的日子,也是我永远无法准备好迎接的日子。写下这些文字对我来说很艰难。我不想去写下特别的感情或者个人的文字。对于足球,我更想坐下来,看比赛,看数据,看战术。我想这些东西能带来更客观的观点,我坚信这更有价值。

我和阿森纳的关系已经贯穿过去,以及持续在未来我整个人生中。我在四岁生日前不久,在海布里看了第一场球。阿尔塞纳温格那时候已经在东看台的教练席指挥球队18个月。接下来的夏天和赛季将是一些全新事情的开端,通向未知的开端。这本身不是担心的缘由,因为足球俱乐部总是换教练。但是几乎没有球迷在22年里,在整个人生中,至少是球迷生涯中不曾经历更换教练。

我不知道我和阿森纳的关系将会如何变化。但是我知道会改变的,因为事情不会与之前相同。阿尔塞纳温格作为阿森纳主教练是我从还孩童时代至今唯一没有改变的事情。这定义了我和阿森纳,还有我和足球的关系。我甚至可以这么说,温格的坚守是我和我父亲、兄弟、以及一些最亲密的朋友之间关系最核心的东西。我对阿森纳所有的认识和感情都是建立在阿尔塞纳温格的身影中。

毫无疑问,阿森纳占据了我孩提时代大多数最重要的记忆:杯赛决赛日、每次和曼联的比赛、德比、重要场次的欧冠之夜。那些比赛渐离渐远,它们的重要性随着时日而褪色消淡,但阿尔塞纳温格一直在那里。当我和父亲阅读赛前简报时,他在那里。当我们聆听赛后采访时,他总是在那里。无论90分钟后,是欢庆还是沮丧,我们都等待他出现在电视里——或者最近日子出现在我的推特简讯中,告诉我们他对比赛的看法。我们等待听他与我们共享喜悦或难过。

这就是阿尔塞纳温格帮助和引导我与我父亲关系的方法。从1998年到2006年,我们一起庆祝,我父亲经常用提醒我好好享受胜利,这样的比赛可不经常有。但他的这些提醒又打断了我的庆祝。自然地,我不相信他。为什么?我能用自己的研眼睛去看阿森纳是怎么回事,无论他告诉我在1980年代没有温格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之前是这样,一直会是这样,是吗?

从2006年到1011年,我们的庆祝少了,但是我们很享受水银泻地,积极地攻势足球。毕竟,我父亲从1980年代开始看阿森纳,可以告诉我查理尼古拉斯如何和一堆或多或少不配和他在一个球场踢球的球员踢比赛。我很感激父亲警告我,事情并不总是保持不变:这让我更变成一个更心存感激的枪迷,即使我没有经历之前几十年的苦涩。某种程度上,阿尔塞纳温格给我了一个看球的童年和青春期,我想,这是我父亲梦寐以求的。

放下家庭这个话题,说说我们这一代人。不仅仅是冠军头衔和美丽足球让我们中的很多感觉和温格很近。这是我们和他一起的一趟旅程。过去这些年,伴随着主场的搬迁,冠军头衔到来。伴随着年轻人必须踢出美丽足球的挑战,足总杯冠军也到来。但同样地,接纳程度也不会再一次相同。伴随着球队,我们从敬仰到骄傲,到煎熬。温格也是这样。

如果想评价温格的工作,我们必须考虑到球场搬迁,财政限制,年轻人的发展和美丽足球。直到2015年,我对此充满同情。这些事情这些年又在不同程度侵蚀着我的同情心。即使我们那时四年拿下三座足总杯。

21世纪头十年末期我还在学校,观看阿森纳的比赛给我某种巨大的向心力。依我看来,他们没有赢得什么,也没有获得他们应得的喝彩。这让我更加支持他们,让我想让他们为自己,而不是为我去赢得荣誉。这些年的足总杯给了相同的感觉,让我感到像为自己一样,为温格感到高兴。在一定程度上,是那些奖杯证明了温格继续担任主教练的意义,尽管那时他周遭都是对于他工作的批评与质疑声。那些奖杯打脸了那些预言这21世纪的头十年末期由于没有奖杯而糟糕透顶的人。奖杯是某种程度上的救赎。

我认为很多人不需要支持他们的俱乐部,但是需要支持他们自己和他们自己的快乐。这完全能够被理解。他们想获胜,这样让他们快乐。当他们获胜的时候,因为获胜的感觉很棒,所以有些人想赢得更多。我接受了我个人是无法影响阿森纳的成败的事实,我只能与他们共担成败。这一观点让我和温格的阿森纳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普通球队和普通球迷之间的关系。我想让球队为他们自己去取得胜利。

由于他受到的可耻指责;由于球迷和媒体不切实际的期待;由于人们缺少对体育界最高贵的人之一的尊重;由于那些他从青少年开始培养的球员出走,为别人效力,他受到了很多伤害。由于我不能想象他由此多么受伤,这让人更加难过。

但他留下了。他在酋长球场戴着手铐用双手为董事会挡子弹。他培养的球员一个个离开了,但是他留下了。他坚持自己的愿景和原则,拒绝了皇马、巴萨和拜仁。而这些原则最后变成了俱乐部的原则,也变成了我的原则。

一些人对我和阿森纳之间的关联将不会再一样的观点的回应表示不屑,在推特上他们已经回应了,带有很大侮辱地回应。我已经被告知,我如果在没有温格后对俱乐部的感情有变,我应该跟随他离开。可见,我是一个温格的人迷,而不是阿森纳的球迷。

很明显,这是一派胡言。由于阿尔塞纳温格,我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阿森纳球迷。我们已经在一个记仇而又变化无常的世界里保持了稳定和尊严。我们总是拥有一个男人在捍卫他认为对的原则。攻势足球的哲学来自温格,也将会一直留在俱乐部。这同样会为我们在全世界带来大量的声誉和支撑。

我从来没有责骂过他(尽管现在我认为这一步对这些年来说是正确的),我和在网络上、在生活中,甚至在比赛的球场中与指责他的人争论。无论下任教练是布兰登罗杰斯 或者莱昂纳多雅尔丁,或者罗伊基恩,我不会指责他们,但我发现我自己很难和他们站到一条战线。我不欠他们什么,他们需要去证明自己。20来年的声誉由温格建立,也将随他而去。

没有教练,没有任何人将会再在足球领域给我如此深远的影响。从我2岁到23岁(我现在23岁,差不多是22年时间,他的在任会持续到我24岁)。阿尔塞纳温格已然成为我生命中不变而且最核心的部分。这期间我上了中小学,进了大学又从大学退学,然后我去了国外,远离家人和所有孩童时的朋友。我明白了我是谁,我想成为谁,我信仰的是什么,我在生命中真正在意的是什么。

有成千上万与我有相同球龄的枪迷,我们有相同的时间线,相同的经历,而阿尔塞纳温格一直在那里。这从没有改变。当你听他讲话的时候,你会不禁联想到足球和体育之外的东西,那就是生活、爱、人性、社会、忠诚于死亡。在温格的熏陶下成长,对他和他说的那些话没有认同和从众获得启发是不可能的。阿尔塞纳温格让我思考足球之外还有些什么,这是其他人做不到的。

我挚爱的海布里啊!我孩童记忆里最快乐的场景现在是酋长球场。伊恩莱特变成了蒂埃里亨利和丹尼斯博格坎普。它送走了塞斯克法布雷加斯和罗宾范佩西。现在我们为梅苏特厄齐尔和阿隆拉姆塞欢呼。随着成长,和父母的关系也会不可避免地改变。同事会取代同学,和每个人的关系意味着我们曾经做过的特殊的事。但是温格一直在。

22年来,他一直是我的英雄,是我努力想要成为的英雄,是给予我前进动力的英雄。他不会再是我每天生活的一部分了。阿尔塞纳温格的赛前笔记、采访和新闻发布会帮助枪迷中的很多人在20多岁的时候塑造成为了现在的自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利物浦官方宣布新赞助商
Next post 她的故事差点被NASA埋没但芭比娃娃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