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故事差点被NASA埋没但芭比娃娃记得

在电影《芭比》里,不仅有金发碧眼的经典芭比,还有总统、医生、诺贝尔奖获得者等各种各样的芭比。

在现实中,美泰公司也推出了许多不同职业的芭比娃娃,我们找到了几位以科学家为原型的芭比娃娃,一起来看看吧~

凯瑟琳·约翰逊(Katherine Johnson)是最早为NASA工作的非裔女性科学家之一,她是为航天任务计算飞行轨迹的“人肉计算机”,也是电影《隐物》的原型。(更多阅读:她们曾是“隐物”,她们该被历史铭记)

凯瑟琳·约翰逊具有出色的数学天赋,她擅长复杂的人工运算,表现甚至比发展初期的计算机还要出色。以她为代表的非裔女性数学工作者为早期载人航天任务奠定了重要的基础,但在性别歧视与种族歧视的双重作用下,她们的功绩却在很长时间里一直被世人遗忘。

2018年,以凯瑟琳·约翰逊为原型的芭比娃娃诞生了。娃娃与为NASA工作时期的凯瑟琳一样留着短发、带着黑色的眼镜,胸前还挂着NASA工牌。

莎莉·莱德(Sally Ride)是美国第一位飞向太空的女性宇航员,同时也是执行任务时最年轻的美国宇航员。1983年与1984年,她两次乘坐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在太空中执行任务超过了343小时。同时,她也是一位物理学家。

2019年,美泰公司推出了以莎莉·莱德为原型的宇航员芭比娃娃。娃娃高度还原了她1983年执行STS-7太空任务时的造型:深棕色卷发、浅蓝色制服,以及用来与地面控制室联系的白色耳麦。

此前,美泰公司也曾数次推出过太空主题的芭比娃娃,最早的一款可以追溯到1965年。不过莎莉·莱德娃娃是唯一一款致敬了真实女性宇航员的产品。

生态学家纳利妮·纳德卡尔尼(Nalini Nadkarni)小时候并没玩过芭比娃娃,因为她在忙着爬院里的枫树。儿时的纳德卡尔尼就暗下决心,长大后一定要做一些保护树木的事情。她以为自己会成为一名护林员或消防员,直到大学时接触了生态学领域。

大学时,纳德卡尔尼的导师曾说,树冠上没有值得研究的东西。但是纳德卡尔尼后来发现,树冠土壤——一种在树干和树枝上形成的土壤,支持着树冠上的植物、昆虫和微生物的生存,对生态有着不容小觑的作用。

纳德卡尔尼现在是犹他大学的生物学教授,研究热带雨林树冠和植物如何获得养分。她还曾将自然教育带入监狱,帮助那些焦虑不安、有潜在暴力倾向的囚犯舒缓情绪。

20年前,她和同事们提出了树顶芭比娃娃(TreeTop Barbie)的想法,并美泰公司写信、打电话,但都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们自己动手制作了 树顶芭比,给她们穿上树冠研究员的衣服——橡胶靴、头盔等等。纳德卡尔尼以成本价出售这些玩偶,并将她们带到各种会议和讲座上。

2019 年,在纳德卡尔尼创办自己的树冠芭比娃娃十多年后,《国家地理》杂志与美泰公司邀请纳德卡尔尼,担任“探索与科学”主题芭比娃娃的顾问。以纳德卡尔尼为原型的森林生态学家芭比也随之诞生。她希望通过强壮、喜欢冒险、热爱科学、能在森林中享受乐趣的芭比娃娃,将她对爱护森林的热情传递给年轻的孩子们。

雨靴,望远镜,绳索,头盔,在雨中写字不会被浸湿的记录本,都是生态人的必备|纳利妮·纳德卡尔尼个人网站

弗洛伦丝·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可能是历史上最有名的一位女性护士。她被视为现代护理学的先驱,尤其在克里米亚战争时期致力于战地医院护理,为减少士兵伤亡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而较少被人提起的是,南丁格尔同时也是一位统计学家。她收集并分析大量医疗档案,用可视化图表直观展现数据,以此向世人证明了改善卫生条件对降低士兵死亡率的重要作用。

芭比娃娃还原了南丁格尔在战地医院中巡视病房的形象。她时常在黑夜中提灯巡视,因此被人们称为“提灯女士”(The Lady with the Lamp)。

2021年8月,美泰公司为六位奋战在新冠疫情前线的女性推出了芭比娃娃,希望大家了解她们的付出,并通过分享她们的故事激励下一代。

这些芭比娃娃中,有英国疫苗学家莎拉·凯瑟琳·吉尔伯特(Sarah Catherine Gilbert)。她出生于1962年,是牛津大学疫苗学教授和Vaccitech联合创始人。

吉尔伯特从2010年开始专注于病毒疫苗的开发,曾参与新型流感疫苗的开发和测试。新冠疫情开始后,她致力于开发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选择了早期工作中证实有效的腺病毒载体,于2020年3月开始动物实验。同年12月,她与牛津疫苗集团共同开发的牛津-阿斯利康新冠疫苗获准在英国使用,至今已向全球170多个国家发放了数十亿剂疫苗。

得知将获得自己的芭比娃娃,吉尔伯特表示,“我的愿望是,我的娃娃能向孩子们展示他们没注意到的职业,比如疫苗学家”。

其余五位女性,按上图从左到右的顺序,第一位是抗击歧视的拉斯维加斯医护人员奥黛丽·苏·克鲁兹(Audrey Sue Cruz)。

第二位是巴西生物医学研究者杰奎琳·戈斯·德·杰西(Jaqueline Goes de Jesus),她领导了巴西新冠病毒变异株的基因测序。

第三位是澳大利亚全科医生柯比·怀特(Kirby White),她开发了可重复使用个人防护装备。

第五位是主张平等的加拿大精神病学医生千卡·史黛西·奥留瓦(Chika Stacy Oriuwa)。

第六位是纽约急诊室护士艾米·奥沙利文(Amy O’Sullivan),她治疗当地首例新冠患者后自己也被感染,经治疗康复后返回医院继续照顾患者。

珍·古道尔博士(Dr. Jane Goodall)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灵长类动物学家。她毕生致力于黑猩猩的保护工作,还创立了珍-古道尔研究所(Jane Goodall Institute)和 根与芽 计划(Roots & Shoots program),数十年如一日地致力于动物保护和动物福利工作。

美泰公司在“激励女性”系列中,推出了以古道尔博士为原型的芭比娃娃。她身着野外服装,配备望远镜和笔记本,身边还站着黑猩猩大卫·灰胡子(David Greybeard)。这款芭比由75%再生塑料制成。

古道尔博士说: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我一直希望激发孩子们的好奇心,让他们探索周围的世界——就像我 62 年前第一次前往坦桑尼亚时所做的那样。”

希望孩子们通过玩芭比娃娃,更多地了解绿色职业,了解如何保护地球,演绎可持续发展的故事。

玛姬·阿德琳·波科克(Maggie Aderin-Pocock)是英国的空间科学家、科普从业者,也是莱斯特大学的校长。在今年3月7日,她获得了“芭比荣耀”——拥有了属于自己形象的芭比娃娃。

这个时间点是有说道的。这是在国际妇女节的前一天,而波科克在鼓励女性和少数族裔从事科研工作的领域做出了很多努力,最大的努力,就是她成为了她自己。

小时候,她因患有阅读困难症和父母婚变,在不停的转学之中度过了少年时期。那时的波科克第一次想要当一名宇航员,并攒钱买了人生中第一架很难用的望远镜。

在科学热情、家人支持和老师的辅导下,她最终如愿进入了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获得了物理和工程的学位。那台童年时期破破烂烂的望远镜,也变成了她加入的詹姆斯·韦布空间望远镜项目。

除此之外,波科克一直坚持学校的参观计划,让孩子们,尤其是女孩子们体验科学的魅力。同时,她也参与了BBC的天文学节目《夜晚的天空(The Sky at Night)》达10年之久。

芭比娃娃能否改变世界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些女性不仅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还真实地激励了无数热爱科学的女孩。

就像电影《芭比》所说,芭比可以是任何形象,女孩们可以成为任何想成为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长文分享:温格对我们这一代人的意义
Next post 【尤文翻译团】